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10

你為什麼一定要我穿裙子?

香港鄺皓凝女教師在平等機會委員會協助下,入稟區域法院,指馮敬堯紀念中學違反性別歧視條例,校長孫莉華規定其上班時一定要穿裙,否則視為不端莊、不符合教師形象、不符合教師基本要求,並威嚇鄺皓凝教師去辭職。 首先上班衣飾應基於功能,如警察有警服帽子及配槍、消防員有防火服頭盔水靴及裝備、廚師白袍下有一雙安全鞋防止在濕滑廚房滑倒。裙子如何能幫助女教師教課? 再談「教師基本要求」。教師最基本要做的事是教授學生知識及道理,而不是去穿一條端莊裙子。句號。 然後「教師形象」。形象最不應由外表不經深入了解而定論。老師受人專敬的形象,是由老師們的豐厚智識、慷慨教授、關心學生身心智、分享其對人生的觀感道理,正面地改變或影響了學生們的人生,種種努力、累積而來,而不是因為他們穿了什麼什麼。如果科學家給人的印象就是愛茵斯坦凌亂的髮型及兩撇大鬍鬚,難道得擁有不修邊幅的髮鬚才是當科學家的基本要求?都說外表的印象只能維持三分鐘,繼續下來的事情才顯真功夫。 遇過爛透了的老師,她也穿著上下身同一質料顏色端莊非常的套裙,說話似乎有理但實質空洞,我們都不專重她,為什麼?因我們全班都認為她浪費了我們該學年的時間。 又有只限女員工穿裙子及限要穿絲襪褲以配裙的女上司,明明工作需要我們往外跑在雲石楷梯上落,既不方便又易走光,另限長期穿絲襪褲會因空氣不流通太焗身而引起婦女病。為什麼?思想老舊沒知識,老闆又不喜人頂撞,為下屬的她亦習慣奴性地符和。 再有只懂得每天說教我們應穿什麼不應穿什麼上班的女上司,為什麼?說穿了是因她沒有專業的知識,只能靠衣著外表來騙騙人,內裡其實心虛得很,所以常以警告信威脅或直接辭退比她能幹的下屬。 這些女前輩,志同道合,她們都給我一種粵語殘片中,家姑以種種藉口虐待家嫂的感覺。妳當年給你家姑整過,也不需現在找我來發洩當年之怨屈吧!大家都是女人,相煎何太急呢。 而她們為什麼一定要妳穿裙子?有多少成份是道理?有多少成份是懦弱?有多少成份是懶惰,怕提出改變而帶來的麻煩?又或,她們愛好權力,喜歡逼迫你沒道理都要為她做的快感、就高你一等的強慾?你有理說理,令她們自知理屈詞窮也不會對妳有好處,因擁權力地位就可屈打成招。對她們來說,最重要不是要做「對」的事,是要自己「嬴」,然後她們每天就可安心回家,得意地睡一覺甜的,認為神都站在她的一邊,要她勝利。可笑是我不相信有神,但孫莉華校長終決定庭外和解、賠償、兼寫道歉信,我相信正義的伸展是因人去爭取。 繼有香港校長以為癲癇症等如精神病,勸家長帶小朋友轉校後,孫莉華校長增加案例證明一校之長,亦不代表為最有智識、最具前瞻性思想、最善良包容的模範。 也不限女生穿裙這件事,就說有些公司規定要穿牛仔褲以展示活力形象,男生們你知道長期穿窄身牛仔褲會令睪丸溫度上升,引至精蟲數量減少而導致不育嗎?女生也會因每天穿牛仔褲而得婦女病。活力?抑或有病?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The Great Thinker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