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June 2011

彌爾《自由論》

彌爾John Stuart Mill,1806-1873年。 「感知、判斷、分辨之情、心智活動、甚至道德偏好,種種人類智能都只是在選擇之際才算有被運用到。因習俗而行事,就等於沒做選擇。這種人在好壞的分辨或喜惡上面都沒有作為。而人的心智與道德智能就像肌肉一樣,要有鍛鍊才有改善 … 凡是允許世界或其週遭替自己做人生規劃的人,只需要具備猿類的模仿能力即可。唯有自己替自己選擇,才算有用到全人智能。」 逼迫任何人在為人處世上面必須遵循世俗窠臼、流行意見,這就是不對,因為這樣會有礙他達到人生最高目標,也就是人類智能完成且自由的發展。從眾是最佳處世之道之敵。 遵循習俗也許可以把人帶向美滿人生,但是身為人類,這種人在比較上有多少價值?除了作為,作為背後的心態也很重要。重要的就不僅僅是行動及其後果,性格也是重要的。 個體性 (Individuality),是《自由論》(Libertarianism) 的最突出貢獻。 (全節錄於Michael J. Sandel《正義:一場思辨之旅》一書)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The Great Thinker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Danger of Philosophy

The danger of philosophy is, we sometimes over-thought things so much that we lost our common-sense which we once considered our most prided talent.

Posted in The Great Thinker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