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Love

Valentine’s Special

  Advertisements

Posted in Photography | Tagged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

替你拍照的人,就是愛你的人。

相約友人吃飯,見一見她一歲多的小女孩。小女孩怕陌生,見到我以後不停嚎哭,哭得淚水與汗水混合,看到我也心痛。媽媽又抱又呵,才安定下來飲水,我趁她心情好了點,用手機替她拍了兩張照片遞給她看,未完全控制得到面部肌肉的小小妮子,右邊嘴角牽起了一張笑臉,定眼看著我良久,終於明白這位老姨姨,是帶著善意而來。 從前相機珍貴,不是每個家庭也負擔得起,借到相機亦要花費買菲林及曬相,所以不能經常拍照,不像現在的普及。但父母拿著相機搖著玩具,親友在旁拍著手笑得比孩子更燦爛,想吸引他們看鏡頭的情境卻是沒變的。不難想像所有現代新生兒,都經過這極度被關注的階段,長高了一點以後,更是懂得企定看鏡頭表情多多擺pose的。相比起我們這上一代的,看著鏡頭時仍然生硬,足見達爾文的進化論沒騙人。 在父母心目中,自己的子女永遠最善良、最可愛,他們想紀錄孩子成長的歷程,將照片自豪地與他人分享,也留為日後回憶。因為愛,才會這樣做。孩子們也從這些年幼時的經驗中學到了,願意花時間及心機替你拍照的人,就是愛你的人。 踏入青春期,男孩們的溝女技倆,當然是拿起相機,替女朋友捕捉最美一刻,趁青春留倩影。女孩們都會為朋友有一個懂得攝影的男友而羨慕不已。就算自己不是天生美人,有一個能發掘妳臉好最看的角度、最優秀的擺姿與氣質,將之呈現在相片上的男友,妳會認為他,就是最懂得妳的人。妳也就同時發現自己原來那麼的美好、值得愛,獨一而無二。相片就是證據。愛情的發生,不就是「從對方的眼中看到最好的自己」嗎? 令我想起了丹麥王妃文雅麗。 她下嫁丹麥王子成為首位港產王妃時,極為震撼,因她為一眾平民出生的單身女子提供了嫁入王室的真實例子與希望。但美麗的文雅麗與她的王子並沒有happily ever after。約阿希姆王子因太喜歡參加派對,令文雅麗決定要與他離婚。說得也是,「如果你認為我這麼美,你仍要出去尋甚麼?」。 後來文雅麗再婚,新郎是比她年輕15歲的王室攝影師馬丁‧約根森 (Martin Jorgensen)。一位優秀的攝影師,不只將相片拍得美,亦具備了解被攝者的性格與內心世界的能力,將之反映在相片上,又或選擇保護被攝者,不去按下快門。文雅麗的現任丈夫是一位了解她的知音,看穿她哀傷的男人。 「新聞之花」鄭萃雯也於今年結婚了,令一眾宅男拍枱拍凳。原因不只是他們幻想破滅,而是鄭萃雯下嫁的,是樣貌與財力都不能與他們偶像相提並論的攝影師。報導指攝影師男友跟鄭萃雯一同在外拍攝新聞,會指導鄭的企位及將頭髮撥好,又因鄭不會看到她背後的報導現場,有任何紛亂時都是靠身材魁梧攝影師男友提醒及保護,令人很易明白女主播與男攝影師這個組合,為何能墮入愛海共諧連理。然後我們想起了,方健儀與郭詠琴的老公,分別都是攝影師。 當然,女孩總是貪靚的,但拍照不是愛情的唯一指標。Edison也很喜歡拍攝,相裡的受害人也拍得不醜的。 我一直在說的,非以攝影技巧為重點,而是拍攝的企圖與心機。 就以盛裝出席派對為例子。你問是否等場地專業的攝影師代勞較好?你應相信,就算你以手機替她拍照,她看著你的鏡頭才能做出最甜最自在的笑容;你看著屏幕,緊張的指她走左走右,然後露出笑容說:「停!這很好,不要動!」的那一刻,感情直接的交換,親密感的建立,私密的回憶。相片在你手機裡,你偶然掛念她時會開來看。 這才是拍攝與愛情之間關係的癥結所在。

Posted in Photography, The Great Thinker | Tagged , , , , , , , , , , | Leave a comment